售前咨詢: 400-780-9880
首頁 > 行業動態 > 協同,因應工作方式變革的挑戰

協同,因應工作方式變革的挑戰

我們總說這個世界變了,無論從我們的居家生活、娛樂休閑、工作空間,還是人類對事物認知、判斷、思維定勢都在演進或改變。毫無疑問,信息技術的發展改變人們的生活以及理解世界的角度和方式。

恰如通訊技術,自遠古以來就在改變人類的協同活動,使人們不必出現在地點就可以共享信息,從而協調行動、實現協作。從電話、傳真到互聯網,再到移動通訊、移動互聯網,人們已經徹底解決了信息協作的同時——共現性問題。人與人之間以及人與組織之間的信息協作,已經實現了移動、泛在、互聯式的工作,即在任何地點、以任意方式、與任意需要的人和信息互聯并協同工作。

 

世界變平了

人們生活時間和空間都越來越碎片化。人們不斷地切換“信息內存”,閱讀更小的信息片段,在一個本已短小的時間單元里分時處理不同類型的任務。微信、微博、微閱讀,微碎化的生活(《互聯網:碎片化生存》(Internet: Live in Fragmentation)),貌似個體行為上的改變,改變著人類的生產關系和協作效率。扁平化、碎片化、社交化必然導致各種社會組織的去中心化,一直行之有效的組織管控模式開始逐漸失去效力。(《失控》(Out of Control: The New Biology of Machines,Social Systems, and the Economic World))。

 

技術驅動工作行為的四大變革

信息技術的發展,在技術變革驅動的影響下,人們的工作行為發生著巨大改變。

時間維度的變革 知識型工作,由于其工作對象、工作成果、工作介質都是信息,使工作行為脫離了物料場所的限制。用友的毛江華曾經轉述一位業界分析人士對這種狀況的表述,相當確切且形象——人們將不為工作而移動自身。因為移動互聯技術、云計算技術讓我們隨時隨地訪問和獲取工作所需要的信息,并與需要協作的人溝通互動。例如,過去我們要朝九晚五地工廠、辦公室工作,這無疑受到時間和地域的限制,今我們可以7x24x365全時區、全方位辦公。我們的工作過去還受世界時區差異限制,你想工作的時候,大洋彼岸的跨國公司同事或生意伙伴卻正在睡覺,同樣也不再是問題。這是什么原因呢?互聯網技術為全世界的人構建了一個“協同工作空間”,為我們提供了高效的異步溝通工具。

空間維度的變革 工作是一種“一起做”的協作行為,它不同于一般的個人行為,它往往服務于某個或某種組織如工廠、企業等。“一起做”的前提條件是“同時共現”,即在相同的時間或時間段里、在相同的地方做同樣的事情,或者做一件事情的不同部分。因為人們需要協調步調、互動調試最終還要整合工作成果,這就局限了人們的工作場所,因為要對相同的物料或事物進行操作,并在操作過程中進行溝通協調。當工作對象成為信息,我們知道這種“工作物”可以近乎于零的成本進行復制和傳遞,視頻技術又可以讓我們不必移動自身就能實現“面對面”溝通,這就使人們的工作空間擴展到了“泛在”的尺度——時空域統一,即泛在的全時空工作。這無疑是拜移動互聯網技術所賜。

規模尺度的變革 今天人們通過互聯網可以瞬間實現所有人,這使人類協作的規模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隸屬于不同組織、具有不同社會屬性的人,無論居住在世界上什么地方,都有共同參與一件事情的可能。他們自發形成一個動態的“群”組織,這種群可能是客戶群、宗教群、某人某事某品牌的粉絲群等,基于互聯網的組織規??赡芊浅4?。假如我們把以C2C商業模式運營的網站也視為一個企業的話,它的企業規模就是它的網民數。

工作方式的變革 當我們的工作介質和工作對象都是信息,個體之間的協作——協同工作就可以沖破“同時共現”的限制。因為通訊和移動互聯技術近乎于零的邊際成本,將工作“物料”——對象和介質隨時、按需呈現每一個協作者的面前。實時的音頻、視頻、多媒體溝通,讓多個協同工作者就像面對面一樣交流互動,這幾乎就等同于“同時共現。 整個信息技術簇的進步共同發揮作用,使得人們的異步協作得以實現,同樣對人類生產力的提高具有重大意義。例如,一個由各個領域的專家召開的會議,其中有一應邀的重要專家未能到會,這對會議來說是一個巨大的缺憾和損失。會議結束,這件事情就終結了,損失和缺憾就被定格在剛剛過去的“歷史中”。而今天,類似這樣的事情完全不用擔心,首先重要專家可以遠程視頻參加會議,比如使用網真系統,就如同身臨其境;其次,整個會議過程被全息儲存了下來,人們隨時可以讓這段“歷史”重演,并通過“后續參加會議”,實現異步協作。 更為可貴的是在協同技術平臺支撐下,這個會議會“繼續進行”,無論是原始參加者還是,都可以持續關注會議的最新進展,進入“會議”進行討論。

信息-知識型工作的最大優勢在于可以隨時隨地訪問信息、存取信息資源、溝通其他人(即與他人協同),確切描述為隨時隨地便捷地接入工作。接入工作被定義為:接入信息端點、接入信息運轉操作系統、接入生產系統、接入他人和團隊。

接入信息端點 接入到能夠聯通網絡系統或平臺的終端或工具,可以是電腦、平板、手機、可穿戴設備等。

接入信息運轉操作系統 接入到任何工作系統之中,比如企業組織的ERP、CRM、OA各種業務系統。

接入生產系統 可以接入智能制造流水線等作業系統。這一點可以從工業4.0的發展看出一點端倪。

接入他人和團隊 可以接入工作組、群和社區,團隊、他人。

工作方式變革的挑戰

工業革命以所開創和沿用著的傳統組織生產模式發展至另一種新的協作——互聯模式來取代并獲得更高的成效?;ヂ摼W和Web2.0技術的普惠應用導致了社會人的重新發現,在互聯社會里每一個人重新以自我的感受、判斷、價值和創造與其他人連接、溝通、交互,使信息的技術流程把人的社會化特性發揮得淋漓盡致,遠遠超越了以往有限時空共現的交往限制。在億萬差級閾值超越之后,無論是在生活中還是工作中都將社交化,意味著組織-企業邊界的模糊和關系高度繁復,改變了每一個人在企業或其他組織中的低位(《企業2.0》(Enterprise 2.0: New Collaborative Tools for Your Organization’s Toughest Challenges))。

這個時代的信息關鍵詞:移動、泛在、互聯,體現了我們這個時代的特征。移動代表移動互聯的生存和工作方式,互聯的不僅是通信,還包括語音、文本、圖像、視頻、會議、多感知……泛在不僅表征社會組織的業務運轉方式,也反映了業務分布導致人員分布的全球全時化,7x24x365的同異步工作方式;通過網絡互聯爆發了社交化商務、企業社會化(企業2.0)。概括起來就是在碎片化、去中心化、社交化、扁平化情境下企業人和資源的移動、互聯、泛在式的配置和運營。使這種配置高效運轉,必須克服基于同時性-共現性的工業革命時代管理方式的失效。

 

移動互聯時代工作和工作管理的支撐系統——協同平臺

 

自動化流水線給工業生產帶來了效率提升和科學管理,新一代信息化系統構成了知識型員工作業的智能流水線。發展成熟的協同OA早已演變了其OA的內涵,已經成為工作自動化,并且特指知識型員工信息工作者的工作-作業自動化Operation Automation。此時,社會化的協同工具——個人社會化協作軟件已經普及,即時通信QQ、微信的應用已經超過了凱文·凱利后來定義的億萬差級,這導致了人與人之間信息協作關系的質變。中國管理軟件獨有的品類——協同軟件,從最初的在社會化協同工具上開辟并維持協同工作區的方式已經演變成工作和工作管理的智能化支撐平臺,實現了從個人協作到組織協同的躍變。

隨著人們工作方式的變化和協作關系的重構,對所有企業應用軟件提出了碎片化、扁平化、去中心化和社交化協同化的要求,這導致管理軟件協同化趨勢出現,也讓人們認識到在企業信息化過程中,存在兩種信息化系統,一種是業務系統,一種是管理系統。協同平臺在其技術的演進過程中,自然而然發展成為管理系統。

中國市場上的主流協同軟件廠商都認同一個事實:企業應用的泛互聯網化。如果說中國企業管理軟件的模式受到深刻沖擊的話,企業軟件應用的泛在互聯和社交化趨勢應當是最重要的力量之一,因為它顛覆軟件的應用方式、顛覆現有的企業軟件架構、改變企業選擇和購買軟件的方式。協同管理平臺此時恰恰可以承擔將這種需求和趨勢落地的使命,從而真正實現企業應用軟件的管理價值。

工業革命的真正動力實際上是人和機器的糅合——人與機器流水線的結合。而協同管理平臺正是信息的流水線體系,人與信息流程線的融合,正是協同管理平臺OA——Organization Accordance Platform組織協同平臺所要實現管理飛躍。

工業革命讓工人走上機器流水線,借助Organization Accordance Platform提供溝通、協作、流程、知識引擎和信息、人員、作業、績效等管理功能,OA變革讓員工進入信息協同流水線。正如凱文·凱利所預言的那樣,這將是一個“人機合一”的Web3.0時代,在這個時代里沒有協同的話,信息的價值及其成果可謂是滅頂之災。(作/陳飔 王利明)

 

===============

致遠軟件上海區


協同,結束讓你out的時代創建高績效協同組織-關鍵指標數據呈現及價值

在線體驗

X

借助協同管理軟件,我們的客戶成功實現了管理價值。他們的分享希望能給您幫助。如果您想進一步了解致遠協同管理軟件,請真是填寫如下表格,我們的工作人員會盡快與您聯系,為您答疑解惑。

選擇產品:
姓名: *
單位名稱:
聯系電話:
聯系手機: *
您的需求:
驗證碼:
老子影院午夜伦不卡亚洲欧美_美女被黑人巨大进入的视频_在线观看免费av网站_扒开她的内裤揉捏视频_俄罗斯freexxxx性16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